网站首页 > 研究论述 > 暇客专栏

情妇:深圳夜总会里的情与恨……

发布时间:2018-05-23 23:16:15 浏览次数:187




曾经,也是相爱过的。她赤着足,穿极短的薄裙,踏在浪尖上随着潮声远一下近一下,躲避着他,亦牵引着他。终于被捕获了,便放纵地笑,笑碎了一天的星星,化作浪花。水是凉的,而她感觉到他的眼睛灼热,如岸边明灭的篝火,在漆黑的夜里跳跃着艳丽,诡异而诱惑。而她,是扑火的蛾。那么年轻、单纯的快乐。他们之间相差26岁,而她竟然没有任何感觉,在她眼里,他是年轻的,活力四射的,跟他的财富没有任何关系,她在床上感受到他的力量与执着,她喜欢他的成熟和力量,喜欢他占有自己时的那种老练沉稳又不失浪漫轻薄的形态……


然而海是会退潮的,爱也会褪色,渐渐地,他开始更多流连与酒店的泡泡浴的慵懒,水是暖的,眼睛却冷了。他们一天比一天更远,不为什么,只是不再新鲜了。


她也尝试着挽留,化冶艳的妆,调醇香的酒,可是什么是他没经过的呢?在盛妆艳服,抽丝剥茧后仍不过是那个已经熟透了的身体。他湮没在泡泡浴中不肯起身,连眼睛也不抬起。但却仍不放她走。这是他的规矩,华侨城里的豪华别墅爱巢从此属于她了,即使爱情不再,产权证上林丽的名字仍然清晰而逼真,记录着她曾经作为何百晨情人的事实与成绩。


何百晨,深圳特区一家著名上市公司的老板,圈内数一数二的钻石王老五,“财”貌双全兼且具硕士学历,只要他点一点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金融圈里流传着一句笑话:“月入几千的一份牛工,做死了也不如给何百晨当一年的情妇,好不好也还赚得片瓦遮头。”何况,那一百八十多平米的花园洋房远远不止“片瓦遮头”四个字可以形容,虽然,这于何百晨不过是一年营利的利息零头,于大多数朝九晚五的所谓白领却常常是一生为之拼搏的目标。


但意外的是,林丽拒绝了这份馈赠,她在一个春天的早晨无言冉退的时候,并没有带走房契和现款,甚至没有带走任何一件何百晨买给她的华裳和首饰。她以自己清清白白的离去诉说了自己清清白白的爱。在这一点上,她与他的其他情妇说什么也是不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事隔三年而何百晨仍然记得她的缘故了。因为,他欠她的。


三年,不长亦不短。长到可以让他至少又换了三任情人,却又短得让他来不及忘记她,忘记他对她的亏欠。很多次,在似明又似暗的梦里,他恍惚又见到她不取一文踏浪而去的背影,可是,当她三年后重回故里,他却已不能认得她。


她并没有变老,不过以前是眉目如画,如今眉目都是画出,微微胖了一点,不多的一点,但足以把所有的秀气填平。一张脸仍然美丽,艳妆,长发如瀑流过前额,如抱琵琶半遮脸。见人来,微一颌首,一头瀑布便荡起涟漪,脸上明明没有悲喜,阴影与唇彩都比笑容先做足了“欢迎光临”的姿态,不笑的时候也像在笑,笑的时候却没有一点暖意。


而她的身份,是“红番区歌舞厅”的红牌小姐。他大骇,至于口吃:“林丽,你怎么会……”她却扬起一道眉:“我不姓林喔,我姓……”随即一笑:“难怪,你们这些夜夜做新郎的豪客哪里记得昨日黄花姓甚名谁,告诉你也是没用。”同来的熟客在一旁打哈哈:“何总这回你可是慧眼走宝了,这可是咱们这儿艳名远播的的一枝花LILY CHEN 啊。”


他茫然,难道认错人?可是那飞扬入鬓的长眉,以及眉间一点欲坠不坠的青痣,分明是属于她的哦。他还清晰地记得,三年前的海边,她浑身濡湿,醉倒在他的怀里,彼此以体温做着最亲密的交谈。他清楚她身体每一点最隐蔽最细微的特征,他怎么可能认错了她?


握着一杯已经不再起泡的“踏汲拉泡”,他隔着灯红酒绿远远望着她穿花蝴蝶似的身影,心里是一阵阵的疼。这曾是他的女人哦,如何就这样折堕了?而且,她怎么会姓了陈呢?


LILY CHEN ,译成中文就是陈百合。陈百合,何百晨!


他一惊,杯中的酒泼溅出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同伴惊异地望着他:“何总,怎么了?看上了哪个妞儿,小弟替你摆平。”另一个熟朋友在旁边凑趣:“这你可低估了何总了,何总虽然风流,可是从来不碰欢场女子的。”


欢场女子!他的女人,欢乐天真纯洁清高如浪花的女孩子,竟然堕落成一个欢场女子。


他莫名地失落,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作为一个男人,他虽然不肯给任何一个女人终身的爱,却总是尽可能给她们终生的依靠。他把这看作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可是她,林丽,他曾经至爱过的一个女子,那个踏浪而舞的无忧女孩,却沦落成了一个欢场女子,他情何以堪?不待酒阑,他推说头疼离群而去。


黑色的奔驰转了一个圈却又停在了“红番区歌舞厅”对面,静静地守着午夜的来临,守着酒阑歌散,守着扶醉女子的迟归。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她停在他的车前,妆已残,唇尤冷,眼神飘忽略带揶揄:“你那么喜欢换人,倒是三年没有换车。男人喜欢叫女朋友做‘马子’,其实还是抬举了,女人始终不如坐骑。”


他尴尬,只是沉默地打开车门,将手掌遮在门沿上,以国宾之礼邀她上车。她不动,冷冷地讨价还价:“出台三百,过夜五百,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


结果他们哪儿也没去,却把车子一直开到浪花依旧的大梅沙海滩。是初冬,沙滩上静无一人,燃起的篝火亦不能驱散夜的寒冷,但她的眼睛却分明暖了起来。


他望着她,不说一句话,许久,伸出手去轻轻地、轻轻地碰触她的长发,仿佛小心碰触一樽珍贵的瓷瓶。先是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颈……


他仿佛是一个神,而她是等待天神唤醒的睡美人,他手到之处,她便一点点鲜活起来,生动起来,温暖起来。阅尽繁华烟视媚行的眼睛又恢复了年轻时代的单纯明亮,却又分明比往日更加妩媚而饥渴,原始而炽热,终于燃烧了他也燃烧了自己。


在静夜的海边,在奔驰的后座上,他们交缠的身体挥汗如雨,抵死缠绵,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交会,是世界末日最后的狂欢。天地之大,这一刻他只不过拥有她,而她也只属于他。所有的记忆与欲望都于此爆发。带着最原始的欲与最沧桑的恨,带着痛悔与绝望,他再一次占有了她,而她再一次唤回了他。


一个不眠之夜,但是天边微曦初露,黑夜与黎明交替之际,他却还是睡着了。


醒来,她已不在。车厢内弥漫着烟草、香水与彼此的体味,处处是狂欢的痕迹,坐垫也还是温的,可是痴缠而绝望的女子却已经不见了。


车窗玻璃上,用口红如血地写着一行字:“REMEMBER ME!”——记得我!如此低微而绝望的要求!


她再一次,以特殊的方式迥别于他的其他女人,让他不能忘怀。他不禁怀疑,她的再次出现与离去,如此诡异而突然,为的,不过是让他铭记。他是一个没有永远的男人,不能让他永远忠贞,只有让他永远难忘。于是,爱让她走向极端,不遗余力。


所有的沉沦与挣扎,所有的心机与渴望,不过是让他记得她,记得她!


黎明的海边,海浪一声又一声,一切安谧而美好,而他忽然泪流满面。平生第一次,他认真地思考起爱情的课题,第一次,他想到了所谓忠贞,所谓执着,所谓永恒……

那个晚上,当他再到“红番区歌舞厅”时,她已经辞职了。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却只是忍不住,只是忍不住,于是一次次地,他在不眠的夜里寻到“红番区歌舞厅”,然后在一个烂醉的午夜由一位坐台小姐送回。


也就是那个早晨,他发现自己竟然不举。他,一只出了名的恋花的蝶,竟然于花间折翼……谁能相信?也有心腹的知己向他推荐名医,他却只是摇头,他自己明白,那不是病,是心结。而她,是医他的药。


只是,谁能知道,她的下一次出现,又将在何时何地呢?


原创作者:娉婷飘舞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双剑东北分公司:吉林省长春市修正大厦11楼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