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论述 > 暇客专栏

何小竹:和一个喝了酒的女人做爱

发布时间:2018-09-29 17:29:28 浏览次数:135



 

《我在11月20日的上午坐着》

 

我感到一种危险
就是,在这样的上午
我想说点什么
电话就在我的左手边
还有一把电脑的键盘
摆在我的面前

 


《女人》

 

能够随便坐着的女人
你去和她说话吧
那时候她正舒服着
像这样舒服的女人现在已经没有名字了
不管她抽烟
还是不抽烟

 

那么走路的女人你也敢去说话吗
走路的女人正不舒服着
像这样不舒服的女人
在这个季度满街都是
她们正找不到
咬死一个人的理由
去吧,把你的什么东西
送给她去咬

 

睡觉的女人还好
尽管睡的姿势有点难看
但她正柔软着
对一切硬的东西十分友好
她也有自己的名字
一个诗人说
她的名字美得像花蕾
那么,你喊她吧
你一喊
她就张开

 


《和一个喝了点酒的女人做爱》

 

她的身上
散发出葡萄酒的味道
也许还有一点白酒
乳房比上一次烫(主要是左边那一只)
两条腿可想而知
一个喝了点酒的女人
会是什么样的姿态
呵呵,酒啊
当然,有些话我们不是这样说的

 


《致丈41、三+三、3+2、4和张4》

 

就你们几个名字中
那些数字的和
我算了一下
是60。也许你们
还没有像我这样去算过
(迄今为止,你们凑一起过吗?)
现在我算给你们看了
我相信凡看到的人
都会说,这答案完全正确

 


《火车于小韦》

 

我们都读过于小韦的诗
但火车的诗
还是第一次读到
有人就问,火车
你是于小韦吗
火车起初否定他是于小韦
到后来又说
他是火车于小韦
这是否等于承认了
他是于小韦
或者,他真的只是
火车于小韦

 


《停电之夜》

 

正要吃晚饭的时候
我的手上正拿着
一把舀汤的汤勺
屋子里的灯一下熄灭了
停电了,我趴到窗户去看别的楼房
别的楼房
灯还亮着
一个少妇正在厨房的灶台上
舀汤

 

四月份买的蜡烛这时候要派上用场了
但我把那些蜡烛
放到哪里去了
坐在饭桌边,我陷入了回忆
与思索
我不想贸然的
去到黑暗中
翻箱倒柜

 

我再次趴到窗户边
观看邻近的楼房
那个舀汤的少妇此时已经不在
而另一扇窗户
拉上了花格的窗帘
灯光就从那些格子中间
透露出来
少妇
也许就在
那幅窗帘的后面

 

我想起了我的打火机
它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还有香烟
这我记得
它就压在
打火机的下面
我决定先抽烟
来电之前
不想吃饭

 


《陪李苇去杜甫草堂》

 

昨天还读了杜甫的诗
就为了李苇说
他明天想去杜甫草堂
我这样做也不是
刻意要温习什么知识
而是以防李苇
可能要谈一谈杜甫
还好,那天来了一个女孩
叫毛竹
从喝茶到吃饭
我们一句也没提过杜甫
那天我们谈得最多的
是毛竹这女孩

 


《看见大海Ⅱ》

 

陈洁说,吴梅
你对着大海抽支烟吧
这就是我第二次看见大海的时候
旁边两个女人的对话

 

何小竹:著名诗人,作家。著有《女巫》等。现居成都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网站编辑:沈坤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