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公司新闻 > 商界名人榜

李嘉诚专访: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香港人

发布时间:2018-10-24 16:47:29 浏览次数:224



(编者按:亚洲首富、长实和黄系主席李嘉诚曾说远离政治,但近日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独家专访。南都选择2013年11月28日感恩节这个特殊的日子,以震撼性的五版内容面世。李嘉诚并说,若可以从头来的话,他一定参政。)

当提及香港是“李家之城”、李家“地产霸权”等说法,李嘉诚表示他不认同。他说自己20多年前就已预见香港市场的局限,因此他是最早迈出海外投资的商人,在港投资早已不是重头。不过,作为屈指可数的房产大开发商,李嘉诚对于目前楼市也表现出担忧之色。

 

记者:在香港,有市民对记者说,香港现在就是“李家的城”,说你“地产垄断”之类的,对此你怎么看?

 

李嘉诚:1979年我收购和记黄埔之前,它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是零投资,投资海外是由我开始的。当时我就知道香港的市场有限,我不断到外国投资,今天证明我的做法是对的,如果集中在香港投资,根本是蠢事!二三十年前我已预见香港这个情况,不是我聪明,而是香港就几百万人口,能做多少生意呢?

 

其实和黄的香港业务占全球投资比例约为15%,长实在香港的投资占全球的约1/3,如果地产做得少一点,比例会更小。

 

记者:香港人对你最大意见,说你“地产霸权”?

 

李嘉诚:“地产霸权”实在是一个笑话,我们在外地赚的钱远远多于香港,过去两三年我们在香港买入的项目较少,香港地价高,已看到不健康的趋势,内地的地价也飞涨,我们也无法成功投得土地。

 

今年至目前为止,我们仅获批出一宗总值只得30亿左右的楼盘,位居最末,以致我们今年全年卖楼只得约40亿港元,仅及过去两年每年销售总额260亿-270亿之间的15%左右,是13年来最差的一年。

 

若地产业务继续艰难地经营,高价投地而亏本,就是对不起股东。我们是一家小心经营的公司,长实今天的负债比例是4%,和黄是21%,以其这么大规模的公司而言,在外国是属于低的比例,还有在加拿大的Husky,负债比例只有12%,也是非常低的,这是我做生意的原则,对于债务和贷款问题,非常小心处理,如履薄冰。我在1950年开始做生意,到今天已经60多年,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也一路走过来。

 

而且大家都知道香港地产市场一直由政府政策主导,不论从土地供应到投地条件的设计、房地产税务政策等,并非由地产商决定,因此“地产霸权”并不属于地产商。

 

记者:你刚才提到内地的地价飞涨很难买到地,那你怎样看待目前内地的楼市行情?

 

李嘉诚:这个都不用我说,你看现在内地政府部门都说要调控楼市,说房价太高,不听他们的话,还可以听谁的话?

 

记者:那你也觉得现在内地楼市的价格已经太高?

 

李嘉诚:是的,价格涨太高,一般老百姓已经难以承受。所以近期也看到政府出台了调控政策,譬如买二套房限贷等。现在投资地产的公司也有危险,要很谨慎,很小心,我一生的原则是不会去赚“最后一个铜板”。

 

数字1 以2012年为例,长和系在全球总毛收入约4300亿港元,但今年投资海外(新西兰和荷兰)的基建项目只有130亿港元,而且实际动用的资金只有80亿港元,仅仅只占今年长和系总毛收入的不足2 %,可以说微不足道;同时,我们今年在香港的货柜码头项目就投资了40亿港元。

 

数字2 长和系在香港的中区拥有的物业大约有380万平方呎,总市值1300亿港元;内地方面,位于最佳地段的收租物业包括上海、北京如东方广场等亦约有500万平方呎,总市值至少400亿港元,内地、香港两地只是收租的物业市值就有1700亿港元,全部海外收租物业市值只是内地、香港两地的5

 

高卖低买本来就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就全世界而言,从来没有批评过我们撤资,惟独香港传言不断,令人遗憾。

 

现在投资地产的公司也有危险,要很谨慎,很小心,我一生的原则是不会去赚“最后一个铜板”。

 

谈政治:

 

香港不能“人治”

 

对于政治,李嘉诚表示他没有参与,也无法预测和影响,对刚刚闭幕的三中全会细则他会一一研究。他强调,政府的权力要在法治的基础上公平公正地落实执行政策,香港不能“人治”,永远不能选择性行使权力。

 

记者:外界都很好奇,你的投资决定在多大程度上是基于商业判断,多大程度上基于政治分析?

 

李嘉诚:作为负责任的国际企业主持人,经营业务不能铤而走险,一切必须以股东利益为大前提。世界上的投资机会和选择,实在令我们应接不暇;集团可以挑选有法治、政策公平的环境投资;在政策不公平、营商环境不佳、政府选择性行使权力之下,投资意欲一定相对下降。

 

我并非万能,无法预测政治变化,也绝对没法影响政治,我只能以我的智慧作出对股东有利的事,因为股东对我是非常信任的。

 

记者:这几年有些企业家因为各种顾虑,表示在商言商,不谈国事,商人要不要关心政治、谈论国事,你怎样看?

 

李嘉诚:我不是聪明的人()。你提到的是明哲保身,不过如果政治问题真的冲着自己而来,担忧也没用。

 

我没有参与政治,但我关心政治,政治跟经济根本是手和脚的关系,假如两者背道而驰,就难以处理,希望政治和经济好,让人民富国家强。我曾经说过:讲真话,做实事,有贡献。

 

记者:对于刚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李先生是否有留意?你对其中涉及到改革的举措怎样评价?

 

李嘉诚:我这么爱自己的国家,一定都会去关注。我对经济的改革,例如农民土地变成资产,让广大农民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和赋予农民更大财产权利,还有国企盈利上缴30%以改善人民生活,这些绝对是好事。还有国家鼓励企业到外地投资,我在外国投资方面算是走前一点,可以说成功吧!

 

记者:那你觉得这次三中全会有哪些方面没提及?

 

李嘉诚:提出的都是对国家前途有好处的,但没可能让13亿人每个人都高兴,但是我对国家是心存很大的希望和盼望。

 

记者:你觉得香港自由市场经济信条是否开始被挑战?一个更福利化的香港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么?

 

李嘉诚:自由开放的市场,重视“原则”和“法治”,两者皆来之不易,但如果管治失当,也可以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至于福利化社会是否适用香港?关键是,我们要有选择,要大家扶贫,也要自愿,只能使用引导的方法;我相信,香港人一向热心于慈善,乐意助人,对我来说,帮助低收入人士是义不容辞的事;但如果政府政策错误,不能解决社会缺乏上进机会的问题,只向有能力的人开刀,这是错误的,因为香港人都想创富,政府的角色,应该要令人人有创富的机会,而不是等待“搭救”。

 

记者:坊间传闻香港的楼市政策影响你在香港的投资举措,对此,你怎么看?

 

李嘉诚:健康社会中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是息息相关的。关键是政府的权力要在法治的基础上公平公正地落实执行政策,香港不能“人治”,永远不能选择性行使权力。我与香港或各国政府的关系都是建基于此的,不会因个别领导人或官员的变动而受影响,最重要是政策要令商界有信心。“为官难,为民亦不易”,有时候我庆幸自己并未当官,因为为官者要面对如何平衡和解决不同权益的问题。

 

谈接班:

 

暂不退休儿子随时接棒。如果是对国家民族和人类有益的事,即使卑躬屈膝我也在所不辞,但若是为个人名利或公司利益,我绝对不会这样做。在去年宣布家族财产分配之后,关于接班、退休等话题就一直围绕着李嘉诚。采访时,李嘉诚也鲜有地公开评价了两个儿子,对未来继承长和系的大儿子李泽钜更是展现出极大期望。

 

记者:透过维港投资(李嘉诚旗下投资公司),高科技投资已成为你的标签。外界很难想象,一位八十多岁的香港企业家会对投资高科技企业保持如此高的命中率。你是如何挑选高科技企业进行投资的?

 

李嘉诚:我可以分享一个秘密,我非常喜欢读书,每晚无论多疲惫,我都要看书,也很喜欢追求最新的科技知识。我还可以透露,除了Apple(IOS系统)和三星Android(系统),很快会有一个新的(手机)操作系统出现。我非常留意与自己从事行业有关的新资讯和发展转变。无论做什么生意,你一定要喜欢和爱它,这样才有进步。

 

记者:现在长和系的决定,在多大程度上是你的判断,多大程度上是李泽钜先生的决定?

 

李嘉诚:大儿子Victor(李泽钜)大学毕业后跟我工作快30年了,现在他对整个集团细微之处比我更清楚。我原本打算提早退休,不过现在的经济环境有很多变化无法预料。即使在下一个小时把公司完全交给Victor,相信他与所有同事也可好好地继续经营,我不担心。

 

记者:你觉得你的儿子会在哪些方面优于你?

 

李嘉诚:至少他受过良好教育,英文程度比我好()。坦白说,我年轻时不喜欢应酬,Victor不喜欢的程度比我更甚。他是好丈夫、好父亲,工作以外跟家人过着正常的家庭生活;他做事认真,对公司业务绝对清楚,心思细密,财政保守,跟公司同事关系非常好。

 

记者:如何评价你的小儿子?

 

李嘉诚:两个儿子都聪明,但性格不同,我非常爱他们,他们也爱国。大儿子Victor循规蹈矩,工作认真,不偷懒;小儿子Richard(李泽楷)也聪明,很灵活,虽然喜欢玩,但这几年他的事业有大改变,让我安心不少。

 

记者:你之前说过考虑退休,还有计划吗?

 

李嘉诚:我已做好退休准备,但现在还没有这个计划。

 

谈慈善公益

 

“基金会80%以上捐款用于大中华地区”

 

南方报业:您刚刚从陕西参加一个公益项目回来,今年还为基金会的公益项目去过哪些地方?

 

李嘉诚:我6月出席了汕头大学毕业典礼。9月赴以色列,见证以色列理工学院和汕头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创办“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基金会对此捐资1.3亿美元。

 

南方报业:您宣布,把1/3的个人财产捐作公益慈善之用,放入名下的李嘉诚基金会。您捐这么大笔钱是怎么考虑的?又将如何选择捐助项目呢?

 

李嘉诚:我深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力图做一个值得人们尊重的人。如果没有这个理想,就不会将辛苦赚的钱捐出来做公益事业。基金会主要做两大范畴的项目:教育和医疗。我虽然在全球不少国家和地区经营业务,但我规定基金会80%以上捐款要用于大中华地区,今年的公益捐款就有40亿元。

 

我相信,建立自我、追求无我是一种境界,因此做这些不是为了树碑留名。我在家乡捐建医院时,当地领导要我挂上先父的名字。我说,如果父亲天上有知,不挂名也知道我做了好事。

 

南方报业:您捐资在广东建设起汕头大学。我们知道,汕大的教育改革曾遇到不少争议,您觉得如今收效如何?

李嘉诚:我坚信“知识改变命运”。我捐建汕大,想为教育作出贡献,做个样板。

 

汕大的规模虽然小,但极具生命力。过去7年,超过97%的学生在毕业后第一个月便可以就业。汕大最关键的是在教育改革方面的尝试,如医学院去年毕业的学生,部分既参加了中国的大学科目考试,也参加了美国执业医生的资格考试。这个考试非常艰深,即使美国学生也不是全部能够通过,但汕大的学生全部通过。今年又一批汕大学生也通过了。他们最后一年要到美国念书,李嘉诚基金会也予以资助支持。

 

当今,科技革命带动世界发展。我喜欢新科技,所投资的科技公司有60家。我看到,中国有数以百万的学生在世界各国深造,我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

 

南方报业: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形势下,普通民众生活艰辛。企业家能够为他们做什么?我们知道,李嘉诚基金会在全国特别是西北,资助几百万个贫困儿童做唇裂、白内障和小肠疝气手术。特别是为贫困癌症患者提供临终关怀服务的“宁养服务”,做这个项目您是如何考虑的?

 

李嘉诚:一个很冷的冬天,我一位朋友患癌症,住在私家医院。我去探望他,他看见我非常高兴,拉着我坐在他床边。他后来睡着了,也没有放开我的手。我心想:这个朋友很富有,得到一流的医疗照顾,但到这个时候仍然痛苦不已。而内地贫穷的病人没钱接受治疗,又怎样度过呢?于是想到要去开展宁养服务。

 

汕头大学医学院设立了第一家宁养院,我鼓励医护人员:如果你们做得成功,我保证会在全国设立数十家宁养院,为贫困癌症患者提供免费宁养服务。

 

我知道,癌病病人的痛楚程度是最高的。有些人受不了,甚至会以头撞墙,把痛感转移到头上。我告诉宁养项目的负责人,如果现用的药物可帮助病人减少80%的痛楚,那么若有新药可为病人再减少10%的痛楚,即使价格贵一倍,他们也不用问我,可以立即转用新药。现在,在内地及香港至今已有42所宁养院,每年捐款增至1亿元以上,每年受惠者在1万多。

 

南方报业:现在的社会言论较为多元化,即使您在公益上做了那么多事,仍然常常有不同的声音,您是否对此感到困扰?

李嘉诚:如果认识儒、释、道的精粹,便会明白人生很短,不应浪费时间去理会这些事,而应做正确的事。我看到基金会的工作每天都在进步,像在荒芜之地种下大树,让后人有收获,这是很高兴的事。

 

基金会的资金,每一分一毫都是税后才注入的,我心安理得。

 

谈人生家庭

 

“希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国民”

 

南方报业:您觉得一个理想的人生是什么样的?

 

李嘉诚:站得牢,挺得腰,走正路,有理想。我不认为自己是百分百的完人,但希望对自己国家和民族作出贡献,成为一个有价值、值得人们尊重的国民。我个人不惧怕死亡。假如我是一盏灯,能够照亮一条路就好了。而且,我还留下有生命的基金会。这个基金会拥有自己的资产,足以长久地进行公益事业。而我的儿孙,谁都不能从基金会得到任何利益。

 

南方报业:您认为一生最难的是什么时候?

 

李嘉诚:人生各个阶段都会有难处,但我最难的是日本入侵香港的那些年。父亲病逝,不足15岁的我要挑起照顾母亲和弟妹的重担,当时还得了肺病,病情接近危险阶段。但我还是充满信心,告诉自己:我身为大儿子,要支撑这一家人的生活,还要为了前途“抢学问”。那些年,我除了干活,就是在别人用来生火的废书中找书看,修完中学课程。直到如今,我每天晚上都要看书,了解新的科技知识及与事业有关的资讯。

 

南方报业:您曾说考虑退休,是吗?

 

李嘉诚:我已做好退休准备,但目前世界政治和经济局势动荡,我还没有定出具体的退休时间。

 

南方报业:将公司业务交给下一代,您有信心吗?

 

李嘉诚:我相信Victor(指其长子李泽钜)随时可以接棒。Victor大学毕业后,跟我工作快将30年。他对整个集团非常了解,细微之处比我更甚。而且,很多同事跟随我工作很多年,我相信他与同事会好好地继续经营。而每间公司各自均设有董事会、管理架构、会计制度,足以起到监察与制衡的作用。

 

南方报业:您觉得儿子和您的风格有何异同?

 

李嘉诚:我们有许多相似之处。我年轻时不喜欢应酬,Victor更是如此,我们都不喜欢打领带穿正装。他在家是好丈夫、好父亲,在公司做事认真、心思细密、财政谨慎,跟公司同事关系非常好。至于他比我强的地方,主要是受过良好教育,英文程度比我好。 我两个儿子都是爱国的,但性格不同,我同样爱他们。小儿子Richard(指李泽楷)聪明灵活,虽然喜欢玩,但也认真做事。他的事业这几年在改善,让我安心不少。

 

南方报业:您最看中和反感人的哪些品质?

 

李嘉诚:我重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交往,并且要实事求是,有什么问题要讲求数据,而解决问题要一矢中的,用最直接、最清晰的方法解决问题。我不会认同不诚实和自欺欺人的品质,也不喜欢思维固化、做事死板的性格;对于怒急攻心的人,更加不会对其妥协。

 

南方日报:您有没有还未完成的中国梦?

 

李嘉诚:有。我曾经在一个演讲辞中说︰“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好梦,我们祖国的土地五谷茂盛,连沙漠上都有良好的道路,有充足的水源。人口密集的城市风和日丽,商机繁荣……”

 

记者手记

 

“李超人”的股票印件

 

这位85岁高龄的“超人”,思维和口才都仍然相当敏捷。在后来拍照的时间,他任由摄影记者指挥,或站在这里,或坐到那里,不厌不倦,像是一个和蔼而幽默的老先生。这位“李超人”扬起胳膊说:“我喜欢新科技的东西,选手表也看有什么新的功能。”他的助手笑着说:“那只是价值3000港元的表。”他却继续认真地说:“但是这真是好。太阳能的动力设计,吸收15分钟自然光就可以运行62小时……”。

 

比起内地许多领导干部和企业老板,他的办公室非常简洁。能够显示他非比寻常的身份的,是窗外壮丽的维多利亚港风景,以及一幅张大千先生赠送的画。窗前,悬挂着一副对联:“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台子上,一溜儿摆放着6部电话,据说1号机是专门与他家人相连的。

 

我们发现,这里还放着一幅股票影印件,上面有中文写着“以此为鉴,可惕未来。这曾经是全世界最大的保险公司AIG。在2007511日每股为72.97美元,总市值1895.76亿美元;2008916日两者分别为1.23美元和167.78亿元美元,市值跌幅逾91%。”李嘉诚助手说,他是想以此来告诫后辈。

 

(南方都市报)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