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论述 > 暇客专栏

漂舞:好想有一个男人带我去私奔

发布时间:2018-12-17 18:43:04 浏览次数:75



     

 

     记得那天我的女友嘉嘉忽然跟我说:“哦,天哪,我是多么想有个男人带我私奔……”

 

     那是一个泡酒吧的夜晚,俩女人还没开始喝酒,依旧神智正常而心神活泼。

 

      但是我仍然吃了一惊,依然美丽的嘉嘉,有着端良的老公、聪明稚儿的嘉嘉,三十岁的嘉嘉。“私奔——”我迟疑着,“抛下现有的一切么?那么今后的日子……”

 

     “哎,最不济我宁愿学卓文君当街卖酒。”灯光下嘉嘉的一对大眼睛黑白分明。她的床头永远放着“珍珠明目液”——一个渴望着新的恋爱的女人永不会老。

 

    我讥笑:“恭喜恭喜,你这个愿望永远也不会实现的,还是老老实实回家给老公孩子热炕头吧你!”

 

     嘉嘉尚嘴硬,然而听得出绝望的心服:“可是那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嘉嘉不爱她的老公了,她爱别一个优秀的男人,十分认真地,而老公仍然爱她且牢牢盯住她,那个男人也说爱她——我想,应该是她不要求他带她私奔的前提下。

 

    我的天!私奔——这是多么久远的字句了,查一查《现代汉语词典》,果然是“旧时指……”字样。从前的小说里常常有这样的画面:月黑风高,匆匆收拾细软,于后门相约,将自己的一切——爱情、财产、前程、性命……统统交与那个人手里,一同在荒野里飞跑起来,深一脚浅一脚,耳听得身后渐渐起了喧哗,有灯笼火把燃起来,心下因为分外的恐惧而兴奋格外地高涨。每每看到这里,合上书,总要奇怪那时的男人的赤胆忠心、不留后路,这一跑,却是天下之大不韪,生生世世也不得回头的,走到哪里都得拖着这么个女人……纵再美再好,久在兰室亦会不闻其香的吧,他没有想过厌弃吗?

 

     比着从前男人的笨,愈发映出现今男人的聪明,他会算——在一起玩玩是可以的,说一些风吹吹就散掉的甜言蜜语也无伤大雅,但是怎么可以为区区一个女人伤筋动骨呢——即使这“筋骨”不过是身外之物——怎么可以!个个是珠算好手。

 

     其实所谓私奔从来是女人的一相情愿,男人偶尔兴起参与不过是一时受蛊糊涂脂油蒙了心,过后鲜有不跌足悔恨的——起码在心里。可怜《胭脂扣》里女鬼如花五十年了尚在苦苦寻找。

 

     那信誓旦旦的薄情人——他们走投无路相约去死(另一种私奔),如花义无返顾吞了鸦片而十二少没有。多么清醒的、智慧的男人!所以我对喝得晕乎乎的嘉嘉说,一字一句:

 

      “以后快别说这样的傻话了,不然你以为他还会继续待在你身边?睡眠不足的女人老得快,那个男人会不爱你的。”

 

     这话非常灵,嘉嘉立刻就站起来买单了。真高兴,现在的女人,也渐渐聪明起来了。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网站编辑:沈坤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