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论述 > 网友投稿

德隆重生记2:左手倒到右手的游戏

发布时间:2019-06-20 16:13:01 浏览次数:108



德隆重生记:左手倒右手的游戏与难以收场的结局

 

2014年7月,长达11个月的大牛市开启。

直至2015年6月,股市从2075.48点上涨到5178.19点,涨幅高达149%!

在这段时间里,整个A股的热情都被调动了起来,市场变得激情澎湃。

同样激情澎拜的还有德隆旧部们。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是时候干一票大的了!

这次他们的目标,

是曾经的缝纫机巨头企业——中捷股份(即中捷资源)。

1

救命稻草?

中捷股份隶属于中捷集团,主营业务是研制、生产和销售中高档工业缝纫机系列产品,2004年7月于深交所上市,实际控制人为蔡开坚。

一、野心勃勃的企业家

上市后没几年,工业缝纫机行业便开始进入洗牌重整的寒冬期。受此影响,中捷股份的业绩出现下滑,主业持续不振,营收冲高回落,利润始终徘徊于盈亏之间。

不过,蔡开坚是一个颇有野心的企业家。中捷股份的上市让他尝到了资本市场的甜头——来钱快。既然缝纫机行业已经无利可图,那就尝试下多元化发展吧!说不定能再打造出两个上市公司来!

2006年1月至2008年2月,蔡开坚指使担任公司出纳的侄女采用各种欺骗手段,避开上市公司管理程序,未经正常审批手续,多次将中捷股份资金转出,由大股东中捷集团使用,涉及金额超过5亿元。2008年6月东窗事发,蔡开坚被深交所处以市场禁入5年的惩罚。

那么这些钱都用在了哪里呢?蔡开坚成立了两家公司——中捷环洲钢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中捷厨卫股份有限公司,挺进钢铁和厨卫行业。

蔡开坚将赌注都押在了多元化发展上。在被监管处罚后,他仍不惜斥巨资收购煤矿等资产,通过资本腾挪、担保、借贷等方式继续维持着多元化之路。

然而现实很残酷。中捷环洲和中捷厨卫运营得颇为失败,面临各种债务、纠纷。在多元化进程中,中捷股份被弃之不顾,业绩未有起色。整个中捷集团更是被拖入了泥淖,进而因资不抵债徘徊在破产边缘。

二、“英雄”救急

眼看中捷集团就快坚持不住了,中捷股份也将彻底沦为“弃儿”。

在这最危急的时刻,德隆“英雄”踩着七彩祥云出现了。

2014年6月,债务缠身的中捷环洲忽然财大气粗起来,一口气认购了中捷股份非公开发行的12000万股股份。而这些资金,据称是通过渤海信托专门为其设计的信托计划所得。当然了,作为对价条件,中捷环洲需要将获得的股票收益权让渡给渤海信托。通过这种方式,中捷环洲向中捷股份注资近4.6亿元,摇身一变成为它的第一大股东。

但实际上,德隆才是隐藏在后面的操盘大boss。渤海信托的董事长李光荣正是唐万新的好友,他执掌的特华系曾数次为唐万新借出资金。中捷环洲的“大手笔”正是德隆系积极推动运作的结果。

随后,中捷股份的管理层也被德隆系攻陷。比如新晋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建成、副总经理刘昌贵、董秘王端、财务总监叶丽芬等,均具有深厚的德隆背景。新一届董事会名单中,德隆系人马已经把住各个主要关口。

中捷股份的名称也变成了中捷资源。经营范围也扩充为实业投资、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咨询服务;矿业资源及能源的投资、开发、经营;新能源产品技术研发、生产、销售等。

看样子,德隆系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三、正式入主

2014年9月,中捷资源的第二大股东中捷集团被裁定破产清算。

2014年10月,中捷资源的第一大股东中捷环洲被裁定破产重整。

入主中捷资源的最佳时机已然来到!

2015年2月,具有奥康投资背景的宁波沅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宁波沅熙”)受让中捷集团持有的11295股股份,占中捷资源总股本的16.42%,成为中捷资源第二大股东。

6月,中捷控股对中捷环洲的权益调整为零(原为85.2%),转由刚刚成立的德隆系公司玉环捷冠持有70%权益,另一家公司北京俊毅则持有30%权益。玉环捷冠成为中捷环洲大股东,进而成为中捷资源的实控方,其法定代表人万钢成为中捷资源的实控人。万钢曾任新潮实业董事,并于新疆金融机构任职期间与当时的德隆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北京俊毅,法定代表人为杜文,与新疆德隆国际实业总公司驻京办主任以及当年德隆系下风靡京城的迪斯科广场“北京JJ”的负责人同名。

至此,中捷资源正式成为德隆旧部们的囊中之物。



2

左手倒右手的游戏

一、牛市的狂欢

2015年6月,大盘突破5000点大关,站上牛市最高点。整个A股市场进入最疯狂阶段,疯狂到连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都自封股神,跑步进场。

此时,大名鼎鼎的德隆系掌控了奄奄一息的中捷资源。这无疑为股民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他们对中捷资源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和想象。

德隆旧部们也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毕竟距离德隆覆灭已十年有余,这些年,他们在资本市场上也磨练了不少。近些年更是连续拿下了斯太尔和德奥通航,一路所向披靡,英姿不减。如今恰逢牛市,正是天时地利人和,怎能不趁机大干一番事业?

于是,在“一带一路”出台和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迫切期待西伯利亚大开发的背景下,中捷资源在俄罗斯境内租下了一块荒地,用来发展农牧业。土地面积相当于整个香港大小,租期49年,租赁总额为1.76亿元。

德隆系就是德隆系,果然出手不凡!他们如此深谙韭菜心理,既将公司发展与热门概念扯上了关系,显示出转型决心。又秀了秀肌肉,让粉丝们看到了它的实力。

然而,这只是牛刀小试。

德隆们还在酝酿更大的事件。

二、一场资本盛宴

2015年6月23日,中捷资源终于放出大招,抛出一份募资规模达81.9亿元的定增预案。其中15.81亿元用于收购江西金源95.83%股权,过半数资金用于俄罗斯境内的阿玛扎尔林浆一体化项目和后贝加尔有机农牧业项目。



这份预案的募投项目横跨中国东西部,纵跨从云南到西伯利亚的万里方圆。范围之广,规模之大,堪称德隆近年大手笔之作。

尽管在当时,A股最热门的项目是“互联网+”,中捷资源的项目主要是农牧业主题,并不那么高大上。但是,在牛市热火朝天的背景下,中捷资源的要价却非常低,从6.3元到7.1元每股不等,可以说是非常良心的大甩卖价格。更何况,项目总投资额高达119亿元,拟使用定增募资81.9亿元。积少成多,未来获利肯定是非常丰厚的。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自家人对自家人的生意。

这次定增采用定价发行,将以6.3元每股合计发行不超过13亿股。“有幸”认购的发行对象包括:玉环捷瑞泰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玉环捷瑞”)、宁波裕盛鸿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宁波裕盛”)、宁波雨博(以下称“宁波雨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上海爽达投资中心、上海喜待投资中心、宁波万福金城股权投资中心、上海哲萱投资管理中心、宁波骏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宁波骏和”)、深圳名正顺达股权投资企业等共计十名特定投资者。

三、自家人的生意

这些“幸运”的发行对象大多与德隆系存在关联。

其中,玉环捷瑞就是中捷资源实际控制人万钢旗下的公司。在这次定增中,玉环捷瑞将以27.5亿元参与认购,占定增规模的三分之一。与此同时,在宁波裕盛、宁波雨博的出资结构中,渤海信托分别占33.33%及97.80%股份。

此外,此次主要的收购标的之一江西金源农业,也早已被德隆系的相关企业——宁波伟彤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宁波伟彤”)、宁波元裕股权投资企业(以下称“宁波元裕”,现名“平阳元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瑞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宁波瑞泓”,现名“平阳瑞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持多数股份。

据了解,宁波伟彤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是杭州索思邦,其股东也分别是杭州索思邦和渤海信托,委派代表是朱晓红(是不是很眼熟?),实际控制人是何玲。杭州索思邦则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朱晓红。朱晓红、何玲(与德隆系二号核心人物张业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郭美中(与德隆系核心人物郭建伟为亲属关系)、傅有兴(与德隆系旧部傅斌为父子关系)分别出资300万元、300万元、200万元和200万元。朱晓红,已在斯太尔(博盈投资)的定增方案中出现过,也是伊立浦(德奥通航)大股东梧桐翔宇的主要股东之一。

宁波元裕与宁波瑞泓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同是杭州兆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杭州兆恒”)。杭州兆恒是宁波煦晖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称“宁波煦晖”)的普通合伙人,而宁波煦晖的另一普通合伙人为德隆旧部卢建之控制的万福生科。杭州兆恒与万福生科合伙,也就意味着德隆系再添一员。

算上本次定增计划发行的13亿股,以及万钢等此前获得的股份,德隆系对中捷资源的持股将逾15亿股,粗略估算其投入资金应接近百亿。不过,有了牛市行情托底,再加上超低价的筹码,还怕将来赚不到钱嘛!

市场也从这巨额定增案中嗅到了发财的机会。于是,中捷资源复牌后首个交易日,毫无悬念地一字板报收于7.71元。然后便是7个涨停,股价一度达到历史最高点14.99元/股。

但没过多久,这股热情便消退了,因为定增预案只是个开始,至于是否落地,还需经过监管的多重考验……

夜长梦多的道理,大家都明白的。

3

难以收场的结局

一、等不到的批文

2015年的巨额定增,更像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市场对此存有顾虑,监管更是对其着重关注。

迫于监管压力,这份定增案几经修改,第六版中改成拟募资不超过35.15亿元,修订稿显示,本次定增发行对象为玉环捷瑞等9名特定投资者。这才于2016年11月勉强过审。

然而,监管还是不满意,迟迟不下定增批文……

在漫长的等待中,中捷资源的股价开始陷入低迷。尤其是2017年2月之后,在大盘整体上涨的趋势下,中捷资源的股价逆势下挫。2017年7月已跌破定增拟发行价格,2018年初已不足4元/股。

2018年3月8日,中捷资源宣布停止2015年筹划的非公开发行事项,定增预案就此落空。

二、官司缠身

不仅在定增项目上遭遇失败,中捷资源在其他资本运作项目上也屡屡遇挫。

2017年11月,中捷环洲持有的中捷资源全部1.2亿股股权被司法冻结。原因是,中捷环洲为拟收购的江西金源提供债务担保,后来江西金源违约而导致债务纠纷,债权人提起诉讼,要求江西金源偿还本息1.3亿元,并要求中捷环洲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在这次事件中,德隆系被搞得灰头土脸,就连梧桐投资和唐万新本人也都受到牵连,被债权人起诉。

2018年6月,中捷资源又陷入一场股权收购纠纷中。原因是两年前,中捷资源与凯睿超签订协议,计划以6880.5万元收购凯睿超持有的4.17%江西金源股权。收购条件为,中捷资源能按时完成定向增发(即2015年的那次定向增发)且持有金源农业57.71%股权。但彼时中捷资源的自有资金不足,于是它采用“过桥”方式,和杭州执力达成协议,由后者成立“金源农业股权收益权私募投资基金”,向民间投资者募集理财资金,用于收购凯睿超持有的金源农业4.17%股权。杭州执力因此向凯睿超支付了6200多万元。可是,那次定增最终落空,中捷资源认为自己无需承担付款责任,民间投资者的真金白银打了水漂。因而,愤怒的他们将中捷资源告上了法庭。

此外,万钢控制的中捷环洲也麻烦不断。2018年9月,中捷环洲所持有的中捷资源股份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冻结或轮候冻结。中捷环洲累计被冻结1.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45%,占中捷环洲所持股份的100.00%。不仅如此,其所持有的3000万股公司股份自2016年6月30日质押给安信证券后,一直处于质押状态。

三、故技重施

在醉心于资本运作的这些年,中捷资源业绩一直萎靡不振。

2015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4.28亿元。2016年靠着出售一处矿业公司股权等非经常性手段盈利1500多万,同期实现的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则亏损约1.41亿元。

而德隆系寄予厚望的2015年定增预案又迟迟拿不到批文,股价也是持续低迷。中捷资源急需一个新的定增项目,来激发下股民的热情,以便圈到更多的钱。

于是,2017年11月,中捷资源开始着手收购农产品电商——易联盈。但股民这次并没有买账,中捷资源的股价丝毫没有受到这一“利好”消息影响,继续跑输大盘。

2018年3月,中捷资源的定增计划彻底落空。于是2018年年底,中捷资源又筹划收购跨境出口电商企业广州棒谷科技。不过当时的棒谷科技盈利能力较强,正在谋求上市。这次收购更像是德隆系在为自己手中的“壳”寻找买家。只是最终也没成行,中捷资源的重组计划一周便告失败了。

2017年,中捷资源归属净利润亏损约9321万元。2018年,亏损扩大至2.38亿元。

2019年4月,中捷资源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名称变更为*ST中捷。

四、退出风波与股权纠纷

事到如今,赚大钱是不可能了。

二股东宁波沅熙貌似已经难以支撑,急着退出。4年前,它以8.02亿元的代价受让中捷资源16.42%的股权,如今打算以5.65亿元清仓甩卖 。

这时,一家叫景宁聚鑫的公司忽然冒出来,一边高喊着“看好*ST中捷未来发展”,一边急切地要收购二股东宁波沅熙手中的股权。

让人觉得蹊跷的是,一方面,宁波沅熙股权尚在质押,能否按约定解除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宁波沅熙与景宁聚鑫约定的交易价格为5元/股,远高于当时的二级市场价格。

景宁聚鑫为何不去二级市场购买股票,却要高溢价受让股权?

随后,景宁聚鑫以*ST中捷董事长马建成辞职为由,宣布还要再“协商”。

宁波沅熙退出一事,就此搁浅。

一向和睦的大股东与三股东也闹起了纠纷。

2019年5月,*ST中捷又发出一则公告,声称三股东蔡开坚自2015年以来,共欠中捷环洲或其关联资本方本金9100万元,尚未归还任何本息,构成严重违约。因此蔡开坚与中捷环洲签订协议,愿意将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以及协议委托期间内所增加股份的全部表决权及投票权,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全部委托给中捷环洲。

随后,蔡开坚对此予以否认,声称不存在这么一份协议。

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深交所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大股东急着讨要9100万的欠款,二股东不惜贱卖股权退出,三股东和大股东分道扬镳。

牛市那年的定增壮举还历历在目……

只是时过境迁,

当年英姿勃发的德隆干将和跟随者们,竟也沦落至此。

巴菲特有句名言:只有当大潮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当这些所谓的“资本运作”破灭之后,受损的除了脱离实业、支离破碎的上市公司,更多的受害者,是那些轻信德隆资本神话的投资者。当年他们或轻信“神话”,醉心于精心编制的资本故事;或盲目跟随,追捧概念而丧失基本判断的心智;或抱着侥幸心理,希望一夜暴富,而如今或血本无归,或债台高筑,或官司缠身……这又能怪谁呢?

德隆的故事还将怎样演绎呢?

下期敬请关注。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网站编辑:沈坤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