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论述 > 失败案例

美特斯邦威:八年累计亏损45亿

发布时间:2023-07-09 10:04:06 浏览次数:875



“今天,端木带我来逛了美特斯邦威,挑了很多衣服和鞋,站在镜子前,我都不知道里面那个女孩子是谁。”

这是2009年电视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中女主角楚雨荨深入人心的一句台词,也伴随着80、90后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在那个移动互联网还未普及的年代,这个民族品牌依靠着耳熟能详的广告标语、以及代言人周杰伦火热的粉丝经济牢牢占据消费者心智。

或许时至今日,许多消费者还以为美特斯邦威(Meters/bonwe)是个外来货,至少在那个年代,这个品牌代表着不随波逐流的年轻潮流。

退市边缘的美特斯邦威:八年累计亏损45亿

6月20日,美邦一则出售价值3亿房产给雅戈尔的公告引起了市场哗然,关于“美邦卖房回血自救”的报道层出不穷,市场纷纷揣测美邦是否已到了生死存亡之时。

7月5日,美邦在延期三次后终于回复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过去八年扣非净亏损累计已达到45亿,问题直指公司是否还拥有持续经营能力、是否有退市风险。

出售的房产和关闭的店铺,伴随着这个曾经的民族品牌渐渐离开人们的视线。持续的亏损和潜在的退市风险,品牌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唤起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美邦曾经的黄金年代

根据 CTR 于2007年的市场调研结果,美邦品牌在14-35岁的中国消费者所熟悉的157个休闲服装品牌中的第一提及率达到 35.6%。

品牌知名度使得美邦营收自2005年之后一路狂奔,伴随着2008年公司于深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并推出定价区间更高的子品牌“ME&CITY”。2011年,美邦达到了营收历史最高点:近百亿规模。

退市边缘的美特斯邦威:八年累计亏损45亿

2011年百亿营收规模的服饰品牌是什么概念呢?

2011年阿迪达斯(Adidas)在大中华区的营收按当年汇率计算约合100亿元,而 “国货之光”李宁和波司登在当年的营收分别为89亿和70亿元。

美邦衰落背后的原因总结来看有很多。品牌层面:设计能力疲软、主品牌形象老化、多品牌转型失败、新代言新营销转化能力有限;渠道层面:加盟体系丧失订货主动权、电商转型屡屡碰壁,再加上疫情的催化剂,直接加速了下滑的趋势。

2022年美邦关闭了689家门店,其中113家为直营店,剩余自营和加盟门店分别为29家和997家。在2011年,自营和加盟店铺分别为659家和3505家,十年间缩水近八成。

2022年总营收滑落到了14亿,其中服装业务贡献业绩12.6亿,相比2021年缩水超过一半;其余1.8亿主要来自房屋出售及租金收入。随着业绩下滑,这些房屋从自有店铺转为对外出租,最后直接卖房,一了百了。

资不抵债

美邦此次公告出售的房产主要是位于太原街1号的五层楼商用地产,总建筑面积达到上万平方米。曾经这是一栋印满了美邦标志的独栋大楼,见证了这个国民品牌的“黄金时代”。

退市边缘的美特斯邦威:八年累计亏损45亿

这并不是美邦第一次出售旗下房产。2022年10月和12月,美邦曾两度出售价值3.2亿的房产给雅戈尔,理由均是盘活公司资产、综合交易条件等因素。

在2015年至2022年的八年间,除了2018年盈亏勉强达到平衡以外,其余七年美邦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近四年的扣非净亏损总额达到32亿,八年累计亏损45亿。2022年美邦还曾因欠薪风波登上热搜。

从2016年开始,美邦的资产负债率持续爬坡,2022年攀升到了惊人的93.5%。2022年末的流动负债总额为33.8亿,比流动资产高17亿,“资不抵债”已成现实。

退市边缘的美特斯邦威:八年累计亏损45亿

根据2023年新修订的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9.8.1条,符合“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的企业将被深交所对股票交易实施风险警示。

目前美邦服饰已经满足近三年扣非前后净利润均为负,简而言之,只要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被判定为存在不确定性,股票就将面临风险警示(标ST)甚至退市。

姗姗来迟的年报问询回复

7月5日,美邦在延期三次后回复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关于投资性房地产计量的会计政策变化、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以及存货跌价准备大幅增长、加盟商代垫款以及经营性资金支持长期未归还、控股银行大额投资损失等重重财务疑问渐渐浮出水面。

实际上关键的问题只有一个:公司是否还具有持续经营能力,是否有退市风险。

2022年,在不断出售旗下房产的同时,美邦将投资性房地产的计量方式从成本法转为公允价值计量。

简单来说,就是原本需要每年按照成本计算折旧、冲抵净利润的房产,摇身一变成为了每年按照市场价值调整的“香饽饽”,高出成本的差额还可以直接计入净资产。

仅仅通过这一项会计政策的调整,2021年美邦的净资产就直接增加了3.28亿,而22年的总营收也才14亿。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过往有上市公司因公允价值计量不准确而收到警示函的案例,多数上市公司采用成本法。

除了直接出售房产以外,原本自有经营的店铺转为对外租赁也成为了美邦维持业绩的“法宝”。2022年美邦通过出售、出租房产获得的收入为1.7亿元,营收占比11.7%,这项收入在2019-2021年仅在1%左右。

成也加盟,败也加盟。在美邦的黄金年代,加盟渠道曾是美邦快速实现全国范围扩张的重要商业模式。然而到了2022年,逾80%的应收账款来自加盟商,其中1年以上坏账准备累计7.1亿,3年以上坏账准备累计3.2亿。

迫于业绩下滑以及疫情压力,为了维持经营规模较大的加盟客户,除了垫付逾5千万资金以外,美邦还额外向加盟商提供了经营资金支持。2018及2019年,对加盟商的财务资助合计达到了2.7亿元,直至2022年,这笔钱还有逾6600万无法收回,很有可能直接打了水漂,总共涉及38家加盟商。

除了出售房产,变卖旗下亏损的股权也是回血法宝。

23年4月,美邦将持有的10.1%上海华瑞银行股权过户至上海凯泉泵业,转让价款高达4.2亿元。华瑞银行在22年的营收为9.7亿元,净亏损却达到3.4亿元,也使得美邦确认了近5700万的投资亏损。为什么银行的亏损会如此严重?

美邦曾是2014年筹建上海华瑞银行的第二大股东,2022年及之前持股15%;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均瑶集团,持股30%。然而美邦并未从华瑞银行取得贷款,截至22年末存入的4.6万现金仅按照一般活期利率计算,获得利息收入146元。

巨额亏损之下,美邦如何维持现金流?2022年美邦从母公司华服投资以年化利率4.35%累计借入逾11亿元,并归还了其中的5.7亿元,2023年根据财务资助协议,美邦将继续从母公司获得9亿元的额度,借款利率参照LPR预计与22年持平。自身缺乏造血能力之后,靠着母公司输血还能再坚持多久?

2023年6月,据天眼查信息,美邦创始人周成建在杭州新注册成立两家公司,分别为浙江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和杭州美特斯数字产业有限公司。网易财经通过采访美邦证代获知,这两家公司是在杭州新组建的电商直播带货团队。从邦购网、有范APP、O2O平台到直播带货,电商转型,美邦屡败屡战。

作者: 谢宜文

主编: 陈俊宏

转自网易财经

原文链接:https://www.163.com/money/article/I91MKED500258105.html

公司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5002号地王大厦703室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524634186@qq.com

沈坤微信:pox2000  公众号:沈坤策划(skhxsw)

友情链接:亿企顺财务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524634186@qq.com

网站编辑:王宏、水涛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   

粤ICP备2022004909号